印度 • 讀城記

我不能用喜歡不喜歡來表達對印度的感受,回來沉澱一天後…

我恨,真的恨,恨印度太考驗我對人性的想法,沒辦法讓你放鬆單純的打卡旅遊,更是看輕了自己對世界的扁平及單一的想像。繼好多年前的中南半島背包旅行後,我想是時候再用心看看這個世界,或許下一站是印度。

廣告

你的名字,叫極光:搭上了聖誕老人本尊的雙手

我呆坐在巴士站的長椅,手指差些要點擊上傳手機中和聖誕老人的合照…

我的猶豫,是因為這張照片,不管我在馬來西亞任何一個角落,都可以和“職業聖誕老人”拍到一模一樣的照片,那為何我還要花費40元美金和一名“演員”拍照呢?

不被歡迎的人:拉薩包車一路上珠峰

劉小氣說,北極南極之後,珠峰就像地球的第三極,直線海拔最高的地方,也是一種所謂的極限…

人生中,不是每次都可以抵達巔峰,可以站在高崗上一次,領略過風姿那就好了。沒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…以後,如果以後真的碰上低谷,是不是也可以在難過寂靜裡,一個人喚起潛藏的勇氣,再一次面對所謂的極限。

不被歡迎的人 :西藏行程及費用

為何要去西藏?其實我也沒有答案。實情是,我們是在一次喝酒,介於快要懵掉的好興致下,突然敲錘決定,立馬上網購買亞航機票直飛成都,來一場說了好久又沒成行的西藏旅行。西藏一直被認為是神聖的地方,我們的戲虐玩樂的性格,應該從買機票開始,就注定被列為不被歡迎的人。

因為你,博斯普魯斯海峽, 我對這座城市更加迷戀。

我們被召喚上一艘私人遊艇,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兩岸穿梭。靠海的地方,總有安撫人心的作用。因為是一艘觀光遊艇,航行不疾不徐,就把時間浪費在這片屬於伊斯坦堡的藍海,任由歐亞兩岸的建築走入視角,然後慢慢的往後倒退,這樣的節奏有說不上的舒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