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女孩遇上莫先生

夏至的台灣,荔枝成熟,女孩身上飄著果香的芬芳。南京東路的小酒吧,經常有人談論著她,不過休憩在此的商務人士,她只鍾情於莫先生,尤其是對方眉宇間的神情,像是一抹薄荷清香的俊逸。

誒,這不是愛情故事,只是兩杯333酒吧的調酒,在我下榻Hotel Quote這家摩登商務型飯店時,碰巧撞上了。

Read Article →

笑得像個孩子

社會擁有太多工具書,教唆我們人生應該這樣,應該那樣,但你的人生甘心被社會制約嗎?

休閒農場在當時不被看好的社會氛圍下,有一班人堅持走出自己的道路,施董是其中一人。談起飛牛,他的眼神裡藏著了一個小孩,憨憨地笑看這一路。

Read Article →

在金針花海中,一秒被治愈

當陣風吹拂而來,一座山頭都在颯颯搖晃,那片金針花海的黃影至今仍是難忘。人啊!多複雜的思緒,只要安靜一秒的停留在花海中,那顆心也會緩緩的安靜下沉,再多的傷痕都會被療愈的。

台中新社絶對是個療愈系的大地,除了花海,遍佈山頭的各個開荒者,身後都有一股魔力驅動著新社朝向幸福的小鎮,偶爾與開荒者的攀談,你會訝異一句話,或者一道菜,竟然能讓你瞬間被感動。這群開荒者用盡最大努力去經營新社,你難道不來看看嗎?

Read Articl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