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被歡迎的人:拉薩包車一路上珠峰

劉小氣說,北極南極之後,珠峰就像地球的第三極,直線海拔最高的地方,也是一種所謂的極限…

人生中,不是每次都可以抵達巔峰,可以站在高崗上一次,領略過風姿那就好了。沒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…以後,如果以後真的碰上低谷,是不是也可以在難過寂靜裡,一個人喚起潛藏的勇氣,再一次面對所謂的極限。

Read Article →

香煙和酒精,我在路上遇到的人們

我想點上一根香煙,來招魂,不是你的,而是找我自己的。即使我回到大馬一段時間以後…

這段路走得不一樣,沒有華麗麗的風景,沒有炫目的城市樓影,一切是最原始,最單純的行駛路線。因為要求不多,所以知足快樂。唯有選擇離開舒適圈,你才懂得自己真正的需求。

Read Article →

公路旅行,昏睡車廂的被鬼壓經驗

我的無所事事,讓我有機會可以一直昏睡車上,如何在顛簸的路坑與路坑之間,找到入睡的節奏,是我在旅程中最大的學習過程。到底是睡意濃,還是外在世界(路況)的紛擾中,可以讓自己無憂的瞬間入眠,這絶對是很考功夫,也是移動旅行中,處於電腦“休眠狀態”的功能模式中。

Read Article →

移動旅行,沒完沒了的抱怨文

這絶對不是一篇遊記。仗著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書名,我也想說一說自己在路上的小小感悟。

記得在旅程結束的最後兩天,車隊來到最後一個國家柬埔寨,每日五點起床,六點早餐,七點上路,日落以前都不會落腳酒店,這樣的公路旅行維持了十天,我就坐在四輪驅動車的窄小後座,顛簸搖晃的節奏中,成功抓到昏睡及發呆的訣竅…

Read Articl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