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季九寨溝:走在冰與火之間

我們很幸運,抵達長海時,飄雪了。

看著點點的雪花落下來,有人張大嘴巴,看看是否是淋了果醬的味道。當下的心情,應該是草莓味道,畢竟下雪這回事,很難得,也感覺很幸福,週遭的氣氛是喜悅的。

廣告

你的名字,叫極光:沃斯小鎮 & 斯塔萬格

我對斯塔萬格的印象,大多數停留在那一段黃昏的步行。我們結束了郵輪之旅後,從海港出發,走到白色木質房屋的老城區,最後的終點站是酒吧街,熱鬧且繽紛的彩虹商店。我以為石油建都的斯塔萬格,空氣中會多一份焦躁,結果這裏一派祥和,入夜前的氣氛好寧靜。

你的名字,叫極光:納柔依峽灣 / 世界最陡鐵路X 世界遺產 X 郵輪巡遊

此趟採訪挪威,唯一的目的就是參與 “挪威縮影”(Norway in a nutshell),一次將挪威美景一網打盡,統統打包。雖然說起來有些不切實際,但這個路線卻是口碑最好,感受挪威人文風景的入門。

你的名字,叫極光:那夜,極光你太囂張了

一句無理和嬌滴的執念,我們坐上夜班列車,直沖北極圈。即使只有那麽一個晚上,機會非常渺茫,兩人假裝不在乎,在芬蘭極光玻璃屋抬起頭,然後…它就來了。

我們尖叫,我們跳躍,我們瘋狂拍照,幸運得不敢相信這一切。它是為了我們而來的吧,直到現在,我都記得那一晚,她是吃吃地笑著入睡。

蒼穹之下,我開始記得你的名字了。

不被歡迎的人:拉薩包車一路上珠峰

劉小氣說,北極南極之後,珠峰就像地球的第三極,直線海拔最高的地方,也是一種所謂的極限…

人生中,不是每次都可以抵達巔峰,可以站在高崗上一次,領略過風姿那就好了。沒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…以後,如果以後真的碰上低谷,是不是也可以在難過寂靜裡,一個人喚起潛藏的勇氣,再一次面對所謂的極限。

香煙和酒精,我在路上遇到的人們

我想點上一根香煙,來招魂,不是你的,而是找我自己的。即使我回到大馬一段時間以後…

這段路走得不一樣,沒有華麗麗的風景,沒有炫目的城市樓影,一切是最原始,最單純的行駛路線。因為要求不多,所以知足快樂。唯有選擇離開舒適圈,你才懂得自己真正的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