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動旅行,沒完沒了的抱怨文

這絶對不是一篇遊記。仗著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書名,我也想說一說自己在路上的小小感悟。

記得在旅程結束的最後兩天,車隊來到最後一個國家柬埔寨,每日五點起床,六點早餐,七點上路,日落以前都不會落腳酒店,這樣的公路旅行維持了十天,我就坐在四輪驅動車的窄小後座,顛簸搖晃的節奏中,成功抓到昏睡及發呆的訣竅…

DSCF7692
當你每日昏睡在車上,醒來後好像和早前的荒地還是大同小異,其實有說不上的倦怠。不管是開車的、抓行程的、管膳食的,還是像我這些無所事事的,其實都是在一種“速度”的狀態上,挑戰自己的能耐。
旅行其實都很累人,購物的那些雙腳痠痛,換來是戰利品的喜悅,再辛苦好像都是值得的。我想這趟公路旅行的倦怠,也能幻化成生活堅持的韌性,作為我另類的戰利品。

<壹>

接到泰國旅遊局的邀請,加入以“東盟友好車隊“的公路旅行,貫穿中印半島四個國家,從曼谷出發,路經武裡南府(Buriram)、烏汶府(Ubon)、孔詹(Khong Chiam)、鐘湄(Chong Mek)、巴色(Pakse)、阿塔蒲(Attapeu )、嘉萊省(Gia Lai)、大叻(Dalat)、美奈(Mui Ne)、胡志明市(Ho Chi Minh)、暹粒(Siem Reap)、波貝(Poipet)、阿蘭(Aranyaprathet),最終返回曼谷。

除了幾個熟悉的旅遊區外,其他一概都未曾聽過,心裡只想著公路旅行,就是一路馳騁的快感,應該只能用一個“酷”字形容。但,開車不到兩個小時,很無聊的無所事事,心想每日要行駛至少300公里,日出上車,日落下車,幾乎12小時風塵僕僕都呆在車上,那種舟車勞頓的疲勞感,從第一天就開始轟炸我了。

我帶著這樣的不解上路,以為很酷,結果是很苦。每次停車休息是我最大的安慰,原想說脫離城市,就是脫離煩惱,但這樣的移動旅行,我覺得才是真正的煩惱。

dav

老實說,我帶著這些抱怨開始了公路旅行,其實很想趕快結束這十天的苦日子。原本的生活,已經很忙碌了,根本沒有放鬆的機會,日日夜夜都是敲訪問及趕稿熬夜,雜誌出版後,又是另一本雜誌的截稿期,周而複始。

或許是路上的某個路坑,把我的死腦袋來一個“大震盪”,突然開竅的不再抱怨,若只是一昧的煩惱,倒不如就接受這項挑戰。生活不只是抱怨,旅行就是以不同的節奏移動,嘗試拋開慣性的生活步伐,即使稍微冒險一些,突然轉彎享受那片刻優美的風景,也是很愜意的。

你有多久沒有發呆了?如果旅行可以讓你發呆,不是代表說你有很充足的時間,生活的“速度”,由你自己決定。你有發呆的時間,你有城市無法容許你發呆的閒暇。突然覺醒,雖然我的工作不是駕駛,但可以發呆,可以無所事事,這還不夠大爺嗎?

IMG_20160111_151541-01

【Special thanks to TAT Malaysia, Honor Malaysia, Toyota 】

/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文章 /

cropped-untitled-design-8.jpeg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