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被歡迎的人:拉薩包車一路上珠峰

劉小氣說,北極南極之後,珠峰就像地球的第三極,直線海拔最高的地方,也是一種所謂的極限…

人生中,不是每次都可以抵達巔峰,可以站在高崗上一次,領略過風姿那就好了。沒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…以後,如果以後真的碰上低谷,是不是也可以在難過寂靜裡,一個人喚起潛藏的勇氣,再一次面對所謂的極限。

Read Article →

因為你,博斯普魯斯海峽, 我對這座城市更加迷戀。

我們被召喚上一艘私人遊艇,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兩岸穿梭。靠海的地方,總有安撫人心的作用。因為是一艘觀光遊艇,航行不疾不徐,就把時間浪費在這片屬於伊斯坦堡的藍海,任由歐亞兩岸的建築走入視角,然後慢慢的往後倒退,這樣的節奏有說不上的舒適。

Read Articl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