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名字,叫極光:那夜,極光你太囂張了

一句無理和嬌滴的執念,我們坐上夜班列車,直沖北極圈。即使只有那麽一個晚上,機會非常渺茫,兩人假裝不在乎,在芬蘭極光玻璃屋抬起頭,然後…它就來了。

我們尖叫,我們跳躍,我們瘋狂拍照,幸運得不敢相信這一切。它是為了我們而來的吧,直到現在,我都記得那一晚,她是吃吃地笑著入睡。

蒼穹之下,我開始記得你的名字了。

Read Article →

不被歡迎的人:拉薩包車一路上珠峰

劉小氣說,北極南極之後,珠峰就像地球的第三極,直線海拔最高的地方,也是一種所謂的極限…

人生中,不是每次都可以抵達巔峰,可以站在高崗上一次,領略過風姿那就好了。沒有人的生活是容易的…以後,如果以後真的碰上低谷,是不是也可以在難過寂靜裡,一個人喚起潛藏的勇氣,再一次面對所謂的極限。

Read Article →